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休要略过不提(1 / 1)

夜航船如一叶浮萍大海中。

刘羡阳好像在神游万仞,小陌负责盯住那位姜赦的道侣,谢狗坐在台阶上打哈欠,妇人的眼神则时常在裴钱身上流转。

院内气氛略显沉重,老秀才突然说道:“裴钱,陪我散散步。”

裴钱点点头。

庭院有侧门可以通往别地,只是这座月洞门却上了锁,老秀才装模作样从袖子里摸摸索索,背对众人,好似掏出钥匙开了门,推门而入,裴钱跟上。

不同于先前院子的寒酸,此处可谓别有洞天,典型的公卿宅第,高梧绿竹,颜色苍翠,上下皆清,一墙稍空,补以玉兰,想来炎夏做客人间,暑气不敢到此串门。

老秀才环顾四周,笑道:“东家也太小气了。若能读书其中,开启幽窗,天光与青绿一并涌入,字俱碧鲜,真是开卷有益。”裴钱收起思绪,解释道:“听小师兄说过,灵犀城上任城主是位女子,她对苏子和辛济安先生的词,都能批评一二。估计这处是她的读书处,夜航船作为大东家,

不好随随便便让给师父作为私宅,不然就有人走茶凉的嫌疑。”

老秀才点点头,恍然道:“这就说得通了,否则我非要跑到船主东家那边絮叨几句,有枣没枣打一竿再说。”

那株玉兰正值花期,花时地上如积雪。老秀才双手负后,站在树下,自顾自笑了起来,轻声道:“上次文庙议事,对峙的,是两座天下,声势阵仗很大。出风头最大的,当然还是平安了。托月山那边,又是拉郎配,劝你师父去蛮荒,就可以帮你们多认几个师娘,又是摆足架势,愿意将高位王座虚席以待,搞得好像你师父今日去了蛮荒,明天就可以坐二三把交

椅,甚至斐然好像都肯让贤,周清高对你师父的仰慕,如今更是两座天下皆知,恨不得代师收师叔了。”“诸如此类,林林总总。有些听闻此事的浩然修士,觉得荒诞,倍感滑稽,误以为蛮荒乌烟瘴气,做什么都是胡来的。你却不要觉得是那些大妖在开玩笑,故意调侃你师父,蛮荒那边是真想拉拢他这位末代隐官。扯起一条曳落河,剑开托月山,抢走一轮皓彩明月,单对单,做掉了蛮荒大祖的首徒,需知那元凶还是一位飞升境巅峰剑修。蛮荒只认强者,既然能认白泽,就能认陈平安。不说斐然,只说萧愻好了,若是平安去了蛮荒,你看她开不开心,肯定会的,她是叛出剑气长城

,陈平安却是叛出了剑气长城以及浩然天下,光凭这一点,萧愻就要对你师父刮目相看,视为同道中人。”

老秀才娓娓道来,裴钱耐心听着,问道:“文圣老爷,礼圣先生盯着这边吗?”

老秀才摇摇头,“没在看了,怨不得他不担事。毕竟天外还有燃眉之急和心腹大患,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三教祖师的散道之举,功亏一篑。”

能够分出心神来这夜航船,与姜赦对话几句,礼圣已经冒了不小的风险。

听过老秀才的解释,裴钱理解是理解,却还是有些难以掩饰的失落和忧心。

老秀才伸手揉了揉脸颊,开始移步往外走,“这件事,是我做岔了,十分差劲。”

裴钱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言语咽回肚子。老秀才却没有自己的过咎轻轻放过,继续说道:“推本溯源,有今天的为难,还是我当年把事情想得简单了,自认还算周全,不顶事。实不相瞒,关于你的来历,平安一直被蒙在鼓里,我却是清楚的。要不是我的提议,观道观那边,碧霄道友就不会安排诸多巧合,让你与陈平安相见,一起离开藕花福地,成了师徒。你们今天也不会如此揪心。我那会儿总觉得姜赦万年刑期将满,到时候出山,难免满肚子怒气,就想着找个稳妥办法缓冲一下,免得人间再起干戈,所以处置这件事

,我大有私心,极为事功。”老秀才一手握拳,轻轻敲打手心,“想着这么做了,对平安,人生路上做人做事总是想着先吃亏的关门弟子,能够提前获得一张护身符,在兵家初祖那边赢得些许

好感,攒下一份不大不小的香火情,在乱世里边,赢得先手。比如平安独自守着剑气长城那些年里,我就一直希冀着姜赦可以出手帮忙解围。”“对裴钱,能够跟在平安身边,多走走多看看,眼界一开,性格就不会过于执拗,朝夕相处,久而久之,耳濡目染,完全就是一个从书香门第里边走出来的孩子。有学养,有家教,有担当,早晚会是那巾帼不让须眉的大家闺秀。我对平安的耐心,还有裴钱的潜质,都是很有信心的,只要他认可了你,就一定能够照顾好你,至少可以带给裴钱一个平平常常的童年,走过远路,落定了,就要去学塾读书,下了课,家里有和蔼的长辈,身边有可以聊天的投缘朋友。慢慢来,不必着急

长大。”

“对姜赦和他那位道侣而言,好似凭空多出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若能一家团圆,怎就不是苦尽甘来了。确是我一厢情愿,把人心想得简单了。”

“至于你在竹楼跟崔先生学拳,还能赢得好几次武运,等于提前跟姜赦相见了,平安想不到,我更想不到。”“陈平安是在教徒弟,不是在跟他们抢女儿。有一说一,单说这件事上边,算不得姜赦将好心当成驴肝肺。是啊,我怎么就可以保证,他们自己来教女儿,不会更

好?所以此事一开始就是我理亏,却要你跟平安两个孩子来担责,天底下没有这样当长辈的道理。你们作为晚辈,不觉委屈,却不是我可以蒙混过关的理由。”听到这里,裴钱终于忍不住想要说几句心里话,聚音成线,密语道:“师公,其实我遇到这种事,并没有那么难受,就是有点莫名其妙。姜赦他们两个,我只当是路上偶然相见的陌生人。我可以保证,不是为了让师公宽心才故意说这种话的,的的确确是我的真心话。我心里真正难受的,是让从小主意就很定的师父,都要

思虑重重,如果……”

裴钱本想说一句,如果可以的话,师父不嫌她拖累,这场架,必须算她一个!对她而言,天大地大,师父最大。

老秀才摆摆手,打断裴钱接下来的言语,轻声道:“莫要带着情绪说气话,容易伤人伤己。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

裴钱默然。既散步也散心,老秀才带着裴钱一起走出了这座宅第,走在略显冷清的街上,回望一眼府邸匾额,缓缓道:“真正的富贵气,不在金玉满堂,珍宝字画,各色物件,如何琳琅满目。一时得势的权贵豪门,相较于那些君子之泽能够绵延三代、甚至五世之上的世族门阀,差就差在底蕴上边,需要修身有家学,治家有家法,姓

名有族谱,祭祀有家庙祠堂,为人处世有祖训。”裴钱点头道:“记得师父说过什么叫他心目中的书香门第,就是家里书多。孩子从小就觉得读书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一个人若是不读书才是奇怪的。不必计较书上各代大家钤印的藏书印多不多,也不必过于计较某部书籍的书坊刻本是否精良、是不是孤本善本,最重要的,是要自家先人在那些书上的批注要多些,后世

子孙翻书读书,就可以看到极多的读书心得,能够把一本书吃得更透,理解更深刻,可以算是第二场‘开蒙’,即是家学秘传,可谓治学的独门心法了。”

老秀才抚须而笑,赞叹不已,笑道:“山下门户,一家之主,能够管好三代人,就算足够厉害了。”“为落魄山和青萍剑宗作百年计,平安已经做到了。要想更长远的作千年计,就需要你们的弟子、再传弟子们,以身作则,做好表率。山上山下道理总是相通的,只肯遗留钱财给子孙,是兴家是败家不好说,哪怕是留下万卷书,子孙看书与不看也还是两说,但是言传身教,做个正人,才有祖荫,立下几个好传统,才是田

产,代代相传,子孙宝之。”

如今落魄山与青萍剑宗,上山下宗各自都有了三代弟子。

就是不晓得第四代弟子的第一人,又会是谁?届时那人岁数多大,是否剑修?总之值得期待。

不知何时,刘羡阳偷摸跟上来了,“娶妻娶贤,一旺旺三代,就是不知道以后谁家好儿郎,祖坟冒青烟,能够娶了裴钱。”

裴钱翻了个白眼。

刘羡阳以心声问道:“文圣先生,知不知道刘幽州?”

老秀才愣了愣,“啊?”

刘幽州这孩子好眼光啊,刘聚宝烧高香啦?

刘羡阳继续笑道:“觉得比之曹晴朗如何?”

老秀才又是一怔,“咦!”

刘羡阳笑嘻嘻道:“我倒是觉得李槐也不差。”

老秀才好像被牵着鼻子走,细想之下,似乎,嗯?

裴钱问道:“你们在聊什么?”刘羡阳厚脸皮说道:“陈平安的先生,不就是我的先生,太见外,反而伤了文圣老爷的心,我这当记名不记名都行的学生,当然得找个机会,与暂时还没有喝过拜师茶的先生好好商量一事,不如举贤不避亲,文庙那边给个君子头衔?再多出一位宗主剑仙当学生,以后先生出门跟人吹嘘,我收弟子,精益求精,剑仙起步…

…”

老秀才瞪圆眼睛,啧啧!

不知不觉,有位妇人,形单影只,远远跟着。

裴钱脸色如常。

更后边,还有两颊酡红的貂帽少女与黄帽青鞋的小陌,在街上并肩而行,卿卿我我。

谢狗揉了揉貂帽,清官难断家务事,她这位次席供奉,有些揪心,好烦,愁死个人。

谢狗说道:“小陌,行山杖借我耍耍?山主亲口说过的,等你回了,可以跟你讨要。”

既然公子都发话了,小陌便随手将绿竹杖递给谢狗,以心声问道:“为何对公子直呼名字都没有任何感应?”

谢狗提起行山杖,拿脸蹭了蹭,说道:“哈,定情信物。”

小陌无可奈何,“问你话呢。”谢狗说道:“山主不乐意你掺和此事呗,铁了心要咱们俩置身事外。山主啥脾气,你跟了这么久,还不清楚啊,你如果不是死士还好,信得过你,有力出力,能帮

就帮,山主不跟你含糊半点。谁让你只差没将死士二字刻在脑门上,山主不愿你涉险,就没你啥事了。”

小陌疑惑道:“可就算公子有心躲我,为何凭我今日境界,还是找不到丝毫线索?”

谢狗说道:“不说你如今还不是真正的十四,就算已经是了,以山主的谋略,有意瞒你,还不是跟玩一样。”小陌点点头,“怪我多此一举。先前送给公子的那件法袍,花了点心思,能够与我元神魂魄和其中一把本命飞剑牵连。这等伎俩,肯定被公子看破了。上次在崇阳

观被那头鬼物偷袭,公子就没有将法袍穿戴在身。果然是我画蛇添足了。”

谢狗是才知道此事,一跺脚,恼火道:“小陌唉!”

小陌心不在焉,终究还是担心自家公子跟姜赦的那场架,哪有主人与谁打生打死、死士却在一边闲逛的道理?

小陌以心声问道:“公子闭关的时候,我不在落魄山,你就是扶摇麓道场的护关之人,连你都无法跟公子联系上?”谢狗摇摇头,“这种事,我诓你做啥子,要是山主……呸呸呸,山主肯定会活蹦乱跳返回夜航船,你要是得知我瞒报军情,我还不得被你骂个半死,记恨好几百年

啊。你又不是不了解我的脾气,就算山主不准我在你这边泄露他的踪迹,我在山主那边发过毒誓,算得什么事,反悔就是了,出虚恭嘛。”

小陌不再说什么。

谢狗神秘兮兮说道:“事先说好,可不是我挑拨离间啊,小陌,你有没有觉得山主在神魂一道的造诣,过于……天才了?”玉宣国京城马氏府邸,制造出种种幻境,以假乱真。如果说在此地凡俗、武夫居多,练气士境界不高,那么莲藕福地之内寻见妖族萧形的踪迹,几乎等于凭空捏造出一个忠心耿耿的“许娇切”,就不是什么小伎俩了。桐叶洲,那座破败古庙内,将青壤几个玩弄于鼓掌之间,更不谈小天地之内,驱役那几位无偿打长工的“

苦力”,尝试打造一座小千世界。尤其是拿丁道士用以护道兼观道的那门飞升法……

谢狗在修道一事上,资质如何,不光是陈平安心里有数,即便是眼界高如老瞎子,都要将白景放在第一流人物行列。

那么被白景评价一句“过于天才”,足可见陈平安在神魂一道的厉害。

小陌想了想,小心起见,在袖内捏了一记道诀,增添数层阵法禁制过后,这才反问道:“公子既然是现任‘持剑者’,不精通此道,才是怪事吧?”

谢狗神色古怪,小声嘀咕道:“哪有这么简单。”

她在骑龙巷那边,亲眼见过新旧两位持剑者的联袂现身,直觉告诉她,未必是陈平安得到了昔年十二高位之一的神通。

小陌说道:“说不定是崔宗主倾囊相授,公子悟性高,学得快。不必想这些,又用不到你我身上。”

谢狗点头道:“也对。”

不得不说,山主真是个厚道人。对小陌,对自己,都没话说。

谢狗咧咧嘴,抬起双手,扶了扶貂帽。

她跟五言那婆姨,最早属于不打不相识,谁让五言有个三字道号的“陆地仙”,白景垂涎已久。

要说后世的山泽野修,讲求一个自力更生的各路散仙,好像也该与白景在内这一小撮“远古道士”认祖归宗?

白景眯眼而笑,望向前边五言的背影。

毕竟是朋友,你的道号就不要了。

妇人似有察觉,转头朝貂帽少女嫣然一笑。

谢狗气坏了,以心声埋怨道:“小陌小陌,瞅瞅,她那眼神表情真欠揍,是不是骂我狗改不了吃屎?”

小陌也不偏袒谢狗,说道:“谁让你杀心这么重,如那宗族之间的械斗,不止棍棒锄头,都亮刀子了。”

谢狗眼神复杂,说道:“火龙真人没有诓人。合了道,十四境,真能体察天道循环啊。走在道上,我行我素。”

小陌突然眉头紧皱,视线越过无言,望向自家公子的开山大弟子,裴钱。

谢狗悄悄说道:“放心。”

裴钱几次想要转头看向后边的景象,她显然都忍住了。

很久之前,久到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昔年逃亡路上,有个面黄肌瘦黑炭似的累赘,拖油瓶,不远不近跟着她的爹娘。

路过某些既收肉也卖肉的摊子,就离着脚步放缓的爹娘他们远一些,等到过了那些砧板血污凝结成块的摊子,就可以凑近一些。

刘羡阳突然说道:“裴钱,如今还抄书吗?”

正在想事、准确说来是将忘却往事一一记起的裴钱回过神,说道:“习惯成自然,还是会经常抄书。”

刘羡阳笑问道:“听陈平安说你珍藏有一部板栗集?”

裴钱神色尴尬,“小时候闹着玩的。”

老秀才捻须慢行,也在想些往事。刚刚察觉到裴钱的心境变化,所幸刘羡阳就已经开口言语,将裴钱的心神拉回原处。

“老大剑仙,剑术高是真的高。可要说跟老大剑仙谈事情,费劲也是真的费劲,认定的事情,油盐不进。让他改变主意,千难万难。”“你们到底是晚辈,老大剑仙只会表现出他务虚的一面,所以你们就会觉得他和蔼,没架子。要知道私底下商量事情,需要务实的时候,老大剑仙简直就是官场上边的老油子,说话全是弯来绕去的,我得出了门,反复思量,才晓得他这句话到底说了啥,琢磨出那句话原来是意有所指,与字面意思反着来的。他还喜欢说话

只说半截,等我接话,给出后半截,若是接不住,他面上不说啥,还会主动转移话题,心中却有了一番计较……”

刘羡阳陷入沉思,“好像我就是这样的人啊,难道我有成为老大剑仙第二的潜质?”

阮铁匠何德何能,能够收取自己做弟子,赚大发了。

当初老秀才离开功德林,尚未恢复神位,就开始奔波劳碌,替文庙去跟剑气长城借几个人,在老大剑仙茅屋那边,闭门羹,逐客令,都领教过了。

好不容易进了屋子,陈清都曾经问过一个有诛心之嫌的刻薄问题,“有没有一种可能,崔瀺跟周密暗中联手了?”

老秀才气得跳脚,大骂不已,“老大剑仙你是不是猪油蒙心了,问得出这种混账问题?!”陈清都不理会老秀才的暴跳如雷,继续问道:“谁能保证此事不会发生?至圣先师,小夫子?那他们怎么自己不来?就让你一个被砸了神像、只剩下秀才功名的文

庙外人,来这边说三道四,读书人做事,总这么为了自己要点脸就干脆让旁人全不要脸?”

“绝无可能!”老秀才恢复平静神色,毫无犹豫,信誓旦旦道:“我可以替崔瀺保证,此事连万一都没有!”见那老大剑仙犹有存疑的神色,老秀才便耐心解释道:“我这个当先生的,曾经忧虑弟子那门事功学问带来的长远隐患,却从不会对首徒的品性有任何的怀疑,我

们文圣一脉,从不敢自称功劳无瑕,但是大是大非,从不踏错半步。”

陈清都笑呵呵在老秀才的伤口上撒盐,“难道是我记错了,崔瀺不是早就叛出文圣一脉道统了吗?先生?被伤透了心的学生,还肯认你这个先生?”

老秀才嚅嚅喏喏,小声嘀咕,“他认不认是他的事情,他一向脾气冲,我也管不太着他。反正我一直是以先生自居的。”

陈清都继续往老秀才伤口上撒盐,“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老秀才自言自语道:“我替他崔瀺保证什么,确实不怎么有说服力,毕竟拿什么来保证呢,除了是他们几个的先生,头衔之外,一无所有,对吧。”

陈清都没有说什么,不知是默认了,还是不以为然。

怨怼与仇恨是快刀斩乱麻,一往无前。金铁相错,激起的火星,就是大丈夫的恩怨分明。无非敢作敢当。

愧疚和遗憾却是一把钝刀,刀刃上边的缺口,皆是曾经犯过的错误。关门磨刀即是后悔。总归自作自受。

老大剑仙,老秀才。两个年龄悬殊却都被视为老人的他们,两两无言。

最后还是陈清都说你学生开了间酒铺,生意不错,想喝酒可以去那边,不必花钱。

————

蛮荒天下,这条荒无人烟的山野道路,极为宽阔,曾是某座军帐的运兵“驿路”,已经废弃不用多年,野花野草自由生长。

张风海以心声问道:“说吧,经由陆台提议,再借助我的庇护,终于得偿所愿,来到蛮荒这边游历,准备要跟晷刻聊什么。”

辛苦沉默片刻,说道:“不能多说,只能告诉你一件事,是有人帮忙牵线搭桥,让我们几个,有机会凑在一起聊聊‘明天’。”

张风海却不肯就此放过这位青冥天下的大道显化,“说得轻巧。聊好了‘明天’,便可以反推回来,决定‘今日’之存亡?”

辛苦神色木讷,淡然说道:“言尽于此。”

一向言语宽和的张风海难得有几分怒意,“既然郑……既然此人能够做成这种大事,你真不怕着了他的道,沦为牵线傀儡?!”

辛苦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相信他所说的‘后天’情景,一定会到来。总不能旱时凿井,雨中造伞,雪后缝衣。”

张风海嗤笑道:“天地无灵气、世间无神通的末法时代?这类陈腔滥调,算得什么新鲜事?!”

辛苦说道:“哪有这么简单。张风海,你可以说我不谙世情,但是你当清楚,涉及这种天运循环,世道升沉,我却不是什么好糊弄的痴顽之辈。”

“我并不是恼怒你的想法,只是宗门就得有宗门的规矩,不该擅作主张,木已成舟,再与我们说在水上了。得有个商量。”

张风海摇摇头,事已至此,不再劝辛苦改变主意,只是说了句俗语,“不怕全不会,就怕会不全。”

辛苦说道:“放心,我绝不拖累你就是了。”

张风海没好气道:“老子既然当了你们的宗主,真出了状况,也绝不会与某些傻子撇清界限,置身事外,袖手旁观。”

言下之意,你如果真被郑居中算计,我张风海就算注定要付出极大代价,也要拽你一把,而不是将傻子惹来的麻烦往外推。

辛苦不善言辞,好不容易才硬生生憋出一句实诚言语,“你当宗主,确实服众。”张风海非但没领情,反而给气笑了,“怎的,一开始还不服气来着?难道我不当宗主,你就能当啊?就你,估摸着哪天船到水心处,才与我们致歉一句,‘对不住

,船漏水了’?或是‘诸位有不会凫水的,可以赶紧学起来了’?”

饶是闷葫芦一般的辛苦都给逗乐了,笑道:“宗主此刻才是活泼泼的真正道士。”

张风海同意来蛮荒这边“游山玩水”,目的明确,首先必须找机会跟白泽见一面。

如今的蛮荒天下,名与斐然,实与白泽,已经是公认的事实。

此外张风海也想从蛮荒这边寻一二修士,前提当然是得双方投缘,再请回祖山闰月峰,一并返回青冥天下。

太平世道里,一座宗门的扩张,还有花哨手段,用以锦上添花。在乱世当中,唯有兵强马壮才是立身之本。

比如身边这位完全有资格占据一席王座的无名氏,就是绝佳人选,能拉拢就拉拢,哪怕暂时无法招徕,也要留个好印象。

无名氏问道:“冒昧一问,道友家乡那边是不是要乱了?若是能够说服白老爷,跟随道友去往闰月峰,却无法潜心修道?”

张风海照实说道:“不是即将迎来乱世,而是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但是我可以保证道友去了闰月峰,只管潜灵养性放心修道。”无名氏笑问道:“能不能大略说一说,到底是怎么个乱法?硝烟四起,大火燎原?数州之地,悉数战场?白玉京道士成群结队,离开五城十二楼,浩浩荡荡前去镇

压?”

张风海说道:“表面上要比道友所说景象,略微稳当几分,实际上内里更乱。我与道友说个大概?”

无名氏点头道:“洗耳恭听。”宝瓶洲,是浩然最小的洲,却是两座天下大战的收官之地。而雍州,则是青冥天下版图最小之州。在蕲州玄都观孙怀中单独问剑白玉京之后,吴霜降、高孤等人问道余斗之前,雍州鱼符王朝的年轻女帝朱璇,便不顾白玉京的种种暗示、明示,一意孤行,擅自开启一座普天大醮,按照古法,主祭者朱璇亲自登上法坛,劈

斫老樟树的树枝,用以占卜连同雍州在内的四州吉凶。

显示四州皆是大凶之兆。

此卦一出,天下哗然。

得知结果,四州道官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既然天意如此?顺势者昌,逆势者亡。难道不该早作谋划?那浩然天下桐叶、扶摇两洲,不就是鲜血淋漓的前车之鉴?反观宝瓶洲与那头绣虎,不更是未雨绸缪者、方可在乱世屹立的绝佳例子?此外剑气长城与文庙合作

,文庙负责开辟五彩天下,陈清都负责一剑开天,帮助飞升城落地崭新天下,有此退路,才能香火不绝。

如今整座青冥天下,就像是一只大油缸。

一旦稍有火星溅起?

若说孙怀中那场问剑,还算私人恩怨,即便老观主问剑落败,就此陨落,玄都观与蕲州始终克制。

那么吴霜降几个的问道白玉京,就是与公开造反无异。

幽州地界,作为山上领袖的地肺山华阳宫,连同山下第一等豪阀弘农杨氏在内,何止是蠢蠢欲动?只差没有揭竿而起了。

至于建造在水底山脉之巅的那座藕神祠,祠内供奉那件镇国神兵,名枪“破阵”的去向,反而已经没有多人在意。

听过张风海的大致讲述,无名氏笑着问出一个最大的问题,“你们青冥天下,余掌教就这么不得人心?”

张风海也很难用几句话解释清楚,摇头道:“道友一去便知,耳闻不如眼见。”

无名氏点头道:“是要去看看。”

一睡就是万年,实在错过太多。

张风海转去询问辛苦一句,“你对隐官印象如何?”

辛苦说道:“没见过,不好说。”

张风海说道:“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个真相。”

辛苦好奇道:“怎么说?”

道号“泥涂”的张风海却是打趣一句,“草鞋与木屐,当年各自只与共主头衔相差一步之遥。”

————

曾是水火之争收官之地的古战场遗址。

问拳双方,早就分出了胜负,却始终未能分出生死。

姜尚真神情古怪,以心声与崔东山言语道:“说句大不敬的话,山主这么难杀吗?”

崔东山使劲挥动玉竹折扇,吹得鬓角发丝肆意飘拂,“你也知道是大不敬的话?”

一头化外天魔有多难缠,一份纯粹神性就有多难杀。

前者的汇总,就是曾经害得青冥天下一洲陆沉的伪十五境,而后者的极致,便是人间的半个一。姜尚真方才已经得知一些惊世骇俗的内幕,比如这位兵家初祖远远没有达到巅峰,一方面是体内三份武运作祟,正在兴风作浪,让姜赦的武道十一境,有失水准。另外就是当下众人眼中的姜赦,当年真身被一场共斩,早已与五份武运融合,所以崔瀺在三份武运动手脚,本身就是一种阻止姜赦顺利重塑真身的手段。所以

姜赦如今展露出来的姿态,只是一副用以栖息魂魄的阳神身外身,至关重要的阴神,还处于出窍远游途中,前不久刚刚通过一条归墟通道去往蛮荒。

而这阴神,竟然是一位据说跻身止境“神到”一层的武学大宗师。

那是一个姜尚真从未听说的名字,谢石矶。

按照崔东山的说法,谢石矶是陈清流的师姐,那“她”岂不是郑居中的师姑?以此推论,郑居中与姜赦,能算半个自家人才对?

姜尚真看出一些这座天地的端倪,以心声询问,“这处遗迹,到底是真是假?”战场之上,偶尔能见姜赦激荡拳罡“碰壁”,似与某种禁止撞在一起,便有琉璃碎片崩碎的绚烂景象,显露出一种与此方天地截然不同的画面,一闪而逝,天地很

快就会恢复正常。就像此地是由无数块琉璃交错拼凑而成的古怪之地。

崔东山说道:“假自然是假的,却要比真的还真。郑居中于炼物一道,钻研很深。已经能够炼化一艘流霞舟的顾璨,也只是学到一点皮毛。”

姜尚真瞥了眼那根倾斜的天柱,忍不住追问道:“怎么可能做到?”

崔东山叹了口气,“我们都位于某个郑居中的腹中腹。”

估计最后一个郑居中,已经在蛮荒天下找到谢石矶了?

抑或是置身于夜航船灵犀城?

姜尚真啧啧称奇。

跟郑先生这种魔道巨擘结为盟友,当真有一种莫名的……心安!姜赦好奇之事,是并不小气的陈清都,作为住持剑气长城万年事务的主心骨,有无留给陈平安这位末代隐官一份压箱底的礼物,报酬也好,馈赠也罢,不管是什

么名义,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该有才对。

但是这种内幕,只要当事人一天不说,就会一直是不会揭开谜底的永久谜题。

崔东山问道:“就不好奇,为何我家先生迟迟没有跟师娘拜堂成亲,结为道侣?至今还没有个名分?”

老大剑仙为何失约,到最后都没有去姚府登门做媒?

当然不是陈清都觉得帮陈平安做这种事情,有失身份,故意拖延。

姜尚真点头道:“关于此事,困惑已久。”

陈平安在那剑气长城没有跟宁姚成亲,还算可以理解,毕竟儿女情长,大不过整座剑气长城的生死存亡。

只是等到陈平安回了家乡,宁姚与飞升城也在五彩天下站稳脚跟,照理说,再无任何阻碍他们结为道侣。

姜尚真思来想去,好像只有一个答案,怂?陈灵均倒是别有妙解,这是山主老爷家乡这边的习俗,一家门户里边,必须大哥娶妻了,弟弟才能成亲。刘羡阳在咱们山主老爷心目中,当然就是大哥一样的存

在,那就得讲一讲这个老理儿。得亏龙泉剑宗搬走了,否则我保管每天去催一催刘瞌睡抓点紧。

崔东山说了句没头没尾的怪话,“你觉得那个叫冯元宵的小姑娘,与我师娘缘分更深,还是跟我先生更有缘法?”

姜尚真摇摇头,“这种事情,我可不敢乱说。”

他只知道冯元宵身份特殊,她与五彩天下“同龄”,因缘际会之下,成为了太平山黄庭的嫡传弟子,如今就在飞升城。

不管宁姚和陈平安如何相亲相爱,只要他们一天没有订立名分,终究还不是真正的道侣。

为何明明两座天下大局已定,浩然由衰败乱世转为升平之世,陈平安依旧没有着急求亲。

崔东山对此心知肚明,先生确实有很多的顾虑。要为师娘和飞升城作千年万年的长远计。

崔东山又问道:“换个更简单的问题好了,你觉得老秀才跟白也,与我先生因果牵连多不多?”

姜尚真试探性说道:“比较多?”

崔东山笑骂道:“周首席你这脑子的灵光程度,都快追上正阳山的那位奇才兄了!”

姜尚真委屈道:“这种问题,问一问景清或是白玄都行,问我总觉是暗藏玄机啊。”

当初文庙找出五彩天下,开辟道路,之后老秀才与手持太白剑的白也,凿开混沌,分出清浊,“开天辟地”,大好河山。

老秀才赚得一份大功德,却没有将其收入囊中。扶摇洲一役,白也手中仙剑“太白”一分为四,其中一截剑尖,花落谁家?

故而许很多山巅修士都没有意识到一件事情,某个足够惊世骇俗的真相。

其实陈平安曾经有机会代替宁姚,成为五彩天下的第一人。

最终跟斐然一样成为天下共主。

周密登天离去,斐然补缺蛮荒。

以宁姚的性格,若是能够提前知晓真相,比如在她跻身飞升境之时,就算宁姚当时已经有了第一人的大道雏形,她依旧愿意为陈平安让出这条道路。

但是这里边还有个最为关键的前提,那就是更早之前,陈清都的选择。

以及陈平安的某些无心之举。

缺一不可。

不如此,陈清都便不会层层递进、一次次给予这位外乡剑修更多的期望,以及磨砺。

崔东山小声嘀咕一句,“老王八蛋,不当个人!”

姜尚真早就习以为常了,一逮住机会就骂崔瀺,没有机会也要制造找机会骂一句老王八蛋。

崔东山曾经带着裴钱一起去过剑气长城,除去被曾经师弟、当下师伯的左右一剑劈下城头,略显狼狈,之后崔东山还曾单独去见老大剑仙。

陈清都第一次见到白衣少年,便称之为“国师”。

一眼勘破真相,浑厚道力使然。

事实上,当时崔瀺元神确实就秘密栖息于崔东山身上。

少年眉心一粒红痣即道场。

崔瀺何时返回道场,是根本不用与崔东山打招呼的。

神魂一道,崔瀺是绝顶高手,比如左右就被蒙在鼓里,未能识破此事。

对师兄崔瀺不可谓不熟悉、近在咫尺的左右尚且不能看穿,就更不谈陈熙、齐廷济这些在远处粗略一观的老剑仙了。对于崔瀺和大骊王朝近百年之内,在剑气长城的一些小动作,陈清都其实看在眼里,没有掉以轻心,毕竟更早一个路过剑气长城、期间还当过几年刑官的浩然贾生,让陈清都对浩然天下这些聪明绝顶的读书人,印象深刻。例如宁府看门人纳兰夜行的徒弟崔嵬,不肯憋屈而死,选择成为大骊谍子,为自身谋求一条退路,

陈清都就对此假装视而不见。反正崔嵬既没有投靠蛮荒,在战场上没有一丝含糊,做事就不算过底线。

当然肯定还有一些隐藏更深的手段,看了几十年过后,已经对崔瀺做事风格有了个大致了解,陈清都就不再盯着。

不同人眼中的剑气长城,就会呈现出截然相反的气象,或死气沉沉,或生机勃勃。

“少年”朝那城头之外抬起手,拧转手腕,如持竿,变了嗓音,“真像一场遛鱼,耗时万年之久。”

剑气长城既钓不起那条过于巨物的大鱼,手中鱼竿也不至于被拖走,双方就这么耗着。

浩然天下的太平世道,阻拦蛮荒的剑气长城,功莫大焉。

老大剑仙没有问个为什么,问题十分剑修,连开头和过程都省略了,只要个结果,“崔瀺,给句准话,你到底行不行?”

崔瀺的回答也极具绣虎风范,“陈清都,你难道有更好的选择吗?既然没有,那我就是毋庸置疑的最佳人选。”“这次你们剑气长城是注定守不住了,谋主周密布局得当,蛮荒畜生一定会攻入浩然。记得至圣先师跟你们这拨剑修有过约定,礼圣最重规矩,而且文庙还是要脸

的,那你就不必忧心身后事。剑气长城这处兵家必争之地,还有大用处,不该让手给蛮荒。

得换个信得过的人来接手鱼竿。”

停顿片刻,崔瀺说道:“由于陈清都不出剑,蛮荒妖族缺掉的那份苦头,我和大骊铁骑会在宝瓶洲帮你找补回来。”

陈清都啧啧称奇,“原来我已经得这么惨了,还需要崔瀺一个道龄不足三百年的异乡晚辈,帮忙出口恶气?”

“无意抹杀你们这拨远古剑修的功德,尤其是能够一路活到今天的老大剑仙,如何赞誉都不为过。”

修道高低,其实就只有两条评判标准,活得足够久,以及能够让原本活得很久的敌对修士活不久。

“可要说物尽其用,人尽其力,剑气长城只是做得很好,却依旧不是最好。”

听到这里,陈清都笑道:“‘只是做得很好’,好个‘只是’。这种话,也就是崔瀺这种人说了,才让人觉得不算太过刺耳。”

崔瀺开门见山道:“上了岁数的老人,总该为子孙稻粱谋。剑气长城也该给自己谋求一条退路了。而且这条崭新道路,必须名正言顺,名实兼备。”

陈清都微笑道:“这是夫子到乡野学塾给蒙童上课了?崔国师何等高士,跟我这种莽夫聊‘名实’,会不会屈才了?”崔瀺忽略老大剑仙的冷嘲热讽,说道:“若说狭义上的纸面文章,书上学问,剑气长城这边有几个敢标榜自己的学识,估计陈熙也就是当个书院山长,至于孙巨源

之流,只会附庸风雅,无非是那些不学无术的世家子弟。你们也别怪浩然读书人嫌弃你们粗鄙,不通文墨。”“可要说书外,这里有着天底下最好的诗词曲赋和小说。无论豪迈,婉约,仙气,侠义,都是一流。只说浩然天下的边塞诗,给这里的故事提鞋都不配。精彩纷呈,各花入个眼,翻书的看客都可以为之浮一大白。也就是没有人可以为此地剑仙们立传,否则版刻售卖了……我愿意再次亲自上酒桌,与个胖子商贾低三下四敬

酒。”

崔瀺慨然笑道:“落笔纸上,用文字写书,终究是小道。用人生写书,才是大道,世间文学真意所在。”

“前半截的屁话,就当你没说。”陈清都伸手弹了一下耳朵,道:“后半截内容,说得有几分公允,听进去了。”

崔瀺淡然道:“有辱斯文?剑气长城何时是以几篇道德文章作为立身之本的,哪有斯文可辱。”

陈清都笑道:“又开骂?”崔瀺说道:“总好过浩然九洲那些自诩斯文的半吊子读书人,奔走权贵之门,拜王侯谒公卿,膝盖软,见人说话,看似清高,实则嘴巴与别人裤裆里的卵袋子齐平

。被大人物客气几句,再被旁人随便吹捧几句,满脸红光,暗自窃喜,强自镇定,等到走出门去,连屁眼都是快活的。”

陈清都一时无言,竟是完全无法接话。

骂人一事,果真还是他们读书人更擅长。

“很早就想要来这边看看了。”

崔瀺说道:“当初离开文圣一脉,其实有想过要不要来剑气长城落脚。返回家乡宝瓶洲,辅佐大骊宋氏,并非首选。”

陈清都笑道:“还有这等事?你该来的。为何临时反悔?”

崔瀺说道:“多说无益。”陈清都自顾自说道:“你要是来了剑气长城,就有意思了。萧愻会服你,豪素也会敬你,一个就不会充满怨怼,一个也愿意出山递剑杀妖,你甚至可以刑官隐官一

肩挑。阳谋阴谋,脏活累活,都有人做了,相信我会轻松许多。”

崔瀺接话道:“我怕自己到了这边,会改变初衷。怕与浩然截然不同的剑气长城,走了另外一个极端,变成蛮荒。”

陈清都笑问道:“担心自己为了一己之私,跟周密成为同道,即便最终翻了天,达成所愿,还是会成为千秋罪人?”

崔瀺摇头说道:“身后名如何,是好是坏,是有是无,不在我考虑范畴之内。”

崔瀺笑道:“如此信任陈平安,敢于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境界不高的年轻人身上,崔瀺在此谢过。”

陈清都皮笑肉不笑,“以什么身份与我道谢,是独树一帜的大骊绣虎,还是欺师灭祖的师兄崔瀺?”

崔瀺说道:“随意。”

陈清都说道:“崔瀺,说一千道一万,你总得给我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

“远古岁月,剑修当先登天,书生紧随其后。”

崔瀺说道:“今时不同往日,但是陈清都舍得先死,崔瀺愿意后死。你我退场的方式可能平淡了点,结局肯定不会太差。”

陈清都笑道:“古来圣贤皆死尽,唯有豪杰不寂寞。你我都是注定当不成圣贤的人物,豪杰,倒是能够勉强凑个数?”

崔瀺说道:“在事上,崔瀺颇为自负,不输任何人。可惜在人上,我没有阿良的脸皮和热忱,也没有陈平安的耐心与善意。”

“这是我与郑居中这类人的通病。我们很难对这个世界和人性抱有过高的期望。故而在我们眼中,几乎看不见人,全是事。”

“有个建议。对老大剑仙,对宁姚,对剑气长城,对天下形势,都有好处。”

陈清都来了兴趣,“说说看。”

崔瀺给出一个简明扼要的答案,“既然选了他作为剑道继承人,就不要心软了,既然心狠就一狠到底。”

陈清都忍俊不禁,“好嘛,好像谁都占了便宜,敢情就那小子不是个人啊?”

啧啧不已,陈清都忍不住调侃一句,“天底下有你这么当师兄的?”

崔瀺语气淡然道:“大概是他运气好,能够找到我这么个大师兄。”

沉默片刻,崔瀺说道:“如果说宁姚是你们剑气长城最精美的瓷器,也别让陈平安成为一只用完就丢的破烂匣钵。”

陈清都笑了笑,“头回听说这种比喻。崔先生在这件事上,大可以放心。”

崔瀺照搬了陈清都的说法,“前辈总要给我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

只是比较微妙,双方默契都改了称呼。

陈清都似乎不太擅长说出口这类措辞,伸手揉着脸颊,酝酿许久,才给出一个答案,“我愿意给予陈平安最大的期望。”

不曾想崔瀺并不领情,“虚了。不够。”

陈清都显然有些气恼,脱口而出道:“陈清都的佩剑,岂是谁都有资格背着的。这么说,够不够实在?”

崔瀺笑着点头,“是句顶天的结实话。足矣。”

下一刻,崔瀺撤掉心神,让位给崔东山。

老人双手负后,陪着少年一起眺望远方,“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人记得用剑的陈清都,做学问的崔瀺。”

宽衣大袖的俊美少年坐在城头上,仿佛一朵白云在此停歇片刻,双手轻轻拍打膝盖,哼唱着一首古歌谣。世间多少人事,都成略过不提。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