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六百二十八章 陆压道人(1 / 1)

第四千六百二十八章 陆压道人

方木的眼神中极尽疯狂。

此刻的他是在为自己而战。

方木只身而上,颇有一股要踏平穹霄的味道。

天劫更浓,两重天劫合一。

滚滚的雷霆宛如怒江,海浪拍打,欲要撕碎一切。

一股雷霆一般的狂狼席间而来,轰然间拍打在方木的身上。

噼里啪啦的电光在他的身上翻飞滚动。

然而方木却浑然不惧。

“方家的天才终究是方家的天才,秉承了方家不灭的战斗意志,如果同样的情况,换一个家族的天才的话,哪是就已经胆怯了,不敢上前了!”

碧瑶赞叹说道。

“方家的弟子多数散养,在没有达到一定实力之前不被接引,虽然当展露出部分的天赋后会有方家的人暗中照拂,但是那种照拂也是有限终究不会像是本家的弟子一样,日夜看护!这也导致,方家的弟子,日夜处于一种极为危险的状态之下,被人窥伺,被人暗杀,折损率极高!”

“可是与之相对的是,方家的弟子独立,坚强,对自己有责任,有担当,他们为了变强,可以悍不畏死!”

方岳一字一句的陈述说道。

他好像是在说自己,又好像是在说方木,更好像是说描述千千万万方家被放养的弟子。

方岳的话,让碧瑶不由点头。

“其实在很多年前,无数的势力都曾经研究过方家培养弟子的方法,但是最终,大家都放弃了!因为方家放养的的弟子,不仅有普通弟子,更有一些体质绝伦的天才弟子,这些弟子如果中途陨落,他们根本就承担不起这样的代价,所以绝大多数的家族都会选择对自己家族的天才弟子选择先雪藏,再培养的方法,但是真正等到他们将这些弟子拿出来培养的时候,却会发现已经是太迟太迟了!他们的性格已经成型,没有勇气,没有担当,只知道依赖于家族的资源,成为寄生虫和纨绔弟子。”

“最终这条路,大家族中只有方家走通了,但是方家也为此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方岳苦笑说道。

他回忆自己的过往,九死一生,每一步路都走的极为痛苦。

他若是出生在方家,自己曾经经历的一切或许就不会有了吧!

不过他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强大的力量了!

方岳压下心中的感慨,他看向方木。

此刻,方木与天劫的搏杀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天劫之中,一道道的雷霆轰击,宛如重锤一般不断落在方木的身上。

方木死扛天劫,他紧咬牙关,但却不肯放松。

任由无尽的雷劫轰击。

雷霆如水,从他的身上滑落宣泄。

方木的呼吸变得粗重,但是双眼中依旧都是坚定的信念。

不疯魔,不成佛。

连这点折磨与困苦都熬不过去,他还如何能够成为方家的脊梁,为以后的方家发光发热。

方木在雷劈的劈斩下越来越强,整个人都仿佛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般的蜕变。

他的皮肤生出了金属的光泽,脏腑中,隐约间传出了古老的诵经之声。

“这是,雷劫粹体,永恒不灭?”

听到这诵经典声音,连碧瑶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种体质极为的特殊。

只有在最残酷的雷霆中才能诞生出来。

无尽的雷劫洗礼,铸造出最强的战体,万劫不灭,永恒不朽。

“对,雷劫粹体,永恒不灭!”

方岳肯定说道。

“既然这方木敢于尝试,我怎么会让他吃亏呢?”

方岳微笑说道。

“这次的天雷粹体,其实是对他体质的一种补充!”

“方木,自身的体质十分强大,无论是天赋神通还是他的体质都是与阴灵亲近,然而,孤阴不生,孤阳不长,他的身体极阴,在修行到一定层次的时候肯定会出现问题!”

方岳的话,让碧瑶不由微微一愣。

“你说,这天劫是你故意安排的?以天劫中蕴藏的纯阳之力来弥补方木纯阴体质的缺陷?”

“对,就是这个道理!”

方岳坦白承认说道。

“可是既然这样的话,你为什么要让方木自己做出选择,你直接让天劫降临不就好了吗?”

对于方岳的思路,碧瑶有些太理解。

方岳轻叹说道:“每一个人都需要为自己负责,我是这样,方木也是如此!这以天雷淬炼体质,何其艰难,只要意志稍微不够坚定,选择放弃,就会被天雷劈成渣渣!”

方岳也是无奈,有些时候,他知道怎样的路最好,但是这最好的路未必适合每一个人。

方木只有自己选择了这条路,这条路才是他的,才是最适合他的。

否则的话,雷霆滚滚,方木怕是会被劈到死无葬身之地。

方木的雷霆粹体,这才是刚刚开始。

无量劫和初劫叠加在一起,哪里是那么容易应对的?

方木登天而起。

他施展秘术,周围的天地之力尽皆纳入体内,然后“哈”地一声。

宇宙中最为古老的音节炸裂。

天雷从中间荡散,竟然差点消失。

“这是什么手段?”

碧瑶看到这一幕,不由惊讶。

佛门中的六大古老的音节中,似乎没有这一个,但是论威力的话,这个音节的威力却是不比佛门的音节弱上多少。

“这是轮回初开的时候,酝酿出来的音节,一共是有六个,分别对应六道轮回,因为他的体质特殊,所以先天参悟,其他人纵然是得到相应的修行法门,大概率也无法参透其中的奥秘!”

方岳说道。

“这种音节,你怎么知道?”

碧瑶看向方岳,越来越怀疑方岳的身份。

轮回初开,并非是在这个时代而是在上一个轮回时代。

如果说这方木的神通是与生俱来,方岳了解这种音节的出处,莫非他真的是与古天庭和古地府有脱不了的干系,是其中的一份子?

方岳笑道。

“这就涉及到我身上的秘密了,不方便和你说!但是我可以保证,我的身份对于人族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方岳神秘兮兮的说道。

“那,好吧!”

碧瑶也不再逼问,她知道自己问的太多,反而会引来方岳的厌烦。

“杀!”

方木面对的天劫相当的神秘。

无尽的天雷中,一道道身影演绎而出。

这些身影,并非是来自于这个时代,无论是妆容还是法宝,他们都更为古老。

“这是古天庭中的士兵!”

方岳认出了这些士兵的来历。

他的眼神中有一丝惊讶。

“按照道理来说,这天地劫数,都是在摹刻使用中烙印下来的道痕,古天庭已经消失了太长的时间,为何还会有古天庭中的天兵天将被摹刻出来!”

方岳的心中隐约生出了一丝疑惑。

碧瑶亦是在暗自心惊。

他们瑶池中就有类似的天兵,不过那些天兵都被封印,为了防止他们的寿元流散。

为了维持这些封印,他们瑶池还花费了大代价。

谁能想到,这天地间似乎出现了活得天兵天将并且被天劫摹刻下了他们存在的痕迹。

天兵强大,同阶而战,方木竟然不是他的对手。

“怎会如此?天兵在古天庭中只是最普通的兵卒就算是上一个文明时代中的生灵比这一个文明时代更强大一些,也不可能让一位普通的兵卒比我们这个时代的天骄还强!”

碧瑶惊叹说道。

“这并非是普通的天兵,它们应该是古天庭中的天河护卫,天河护卫在天兵中的位阶极高,只有堪比天将的精英才可以担当!”

方岳介绍说道。

他曾经听闻玄武大帝介绍过,天河,乃是天庭中极为重要的一条河流,其中蕴藏着天庭中的诸多古老秘密,不能让人轻易靠近!

“除此之外,天兵的数量越强,战力越强,就好像是战阵一样,十位天兵强化三倍,百位天兵强化十倍,千位天兵寰宇无敌!”

“如今这方木面对的看不是一位天兵,而是足足百位天兵,每一位都是无上境层次的战力,又有战阵的加持,方木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

方岳为方木找寻原因。

碧瑶听到这话,方才有些理解。

方岳的嘴角,一抹淡淡的笑容浮现。

他看到方木已经逐渐的从下风崛起,逐渐的获得了优势。

他的战斗经验丰富,刚才处于下风,主要是因为他对于古天庭中的天兵的战斗方法并不熟悉,现在他熟悉了对方的套路,找到了针对的办法,抓住一个不松手,打死一个是一个,他用这种无赖一般的手段竟然占据了上风,破解了对方的杀招。

逐渐的百位天兵被他猎杀,所有的天兵死后也都会化成雷霆之力融到方木的体内。

方木眼看就是占据了上风,但是就在这个时候。

天空中,一柄飞刀斩落,就要削掉方木的头颅。

方木躲过,险之又险。

“陆压!”

“陆压!”

方岳和碧瑶同时开口惊叹说道。

古天庭中能够驱策飞刀,这般凌厉的,也只有陆压一人了!

紧接着,天地间船来到了一道浩荡的声音。

“请宝葫芦转身!”

所有的雷霆之力汇聚一处,成为了一个手拿宝葫芦的老者。

方岳在看到这老者的一刻,他的心脏几乎是悬到了嗓子眼。

人的名,树的影。

哪怕对方只是天劫摹刻下来的一道烙印,也一样让方岳心悸。

陆压道人。

封神时代的顶尖存在之一。

无论是钉头七字书还是他的斩首葫芦都是一等一的宝物,寻常人根本就没有资格与之对抗。

只是不知道,这天劫摹刻下,这位陆压道人能有几分本事。

若是有本尊的三成本领,这方木也就悬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