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千四百八十六章 来自鼎外(1 / 1)

“师……”

看着那张童子的面孔,姜云的口中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吐出了一个字,但立刻意识到不对,硬生生的改了口道:“是你!”

那童子微微皱眉道:“怎么,你认识我?”

姜云目光如炬,依然死死的盯着童子的面孔,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童子虽然有些疑惑姜云的态度,但却也没有多想,重新恢复了冷漠的表情道:“你能打败吕丘子,在鼎内修士之中,实力应该也算不错了。”

“所以,我给你个机会。”

“三天之内,到我这里,我让你可能活着离开。”

“不来的话,三天之后,你就会死在这里!”

说完之后,童子的面孔就从封印之上渐渐淡了下去,直至消失不见。

姜云却还是盯着那道封印,过去良久之后,才收回了手掌和神识。

微微闭眼,姜云再次睁开,看着吕丘子道:“那个人是谁?”

“童天!”

差点魂飞魄散的吕丘子,终于不敢再嘴硬了,喘息着给出了答案道:“他在这里的地位,就像是鼎内的古,鼎外的八极。”

“这里的鼎外修士,几乎都是被他所控制,生死掌握在他的手中。”

“之前,你问我有没有见过其他鼎内修士,我说没有。”

“因为,除去我的运气比较差之外,进入这里的鼎内修士,基本上都会被送到童天那里。”

“而他,也是我们之中唯一最有可能离开这里的。”

“并且,他也给出了承诺,只要能够离开这里,一定会回来将我们救走的。”

姜云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这个童天是什么来历,你们为什么会被他控制?”

吕丘子摇了摇头道:“我们不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也是鼎外修士。”

“至于为什么我们会被他控制,自然是实力不如他了!”

姜云沉默片刻后又道:“我可以和你做个交易。”

“我能带你离开这里,但你必须用你的血脉之术来作为交换。”

吕丘子看着姜云,皱起了眉头道:“古,当年已经从我这里索要走了我的血脉之术。”

“你既然是他的弟子,怎么还需要我的血脉之术?”

“还有,你为什么会进入这里?”

姜云身为古不老的弟子,有能力带自己离开这里的,吕丘子自然是相信的。

但姜云需要血脉之术,却是让吕丘子起了疑心。

但凡被送入这里的鼎内修士,几乎都是必死的结局。

要么是被这里的环境碾压,要么是被这里的鼎外修士给瓜分。

因此,在吕丘子想来,这姜云有没有可能是得罪了古,这才被古送入了这里,借鼎外修士的手,杀了姜云。

如果是的话,那姜云真正是自身难保,更不可能带自己离开了。

姜云淡淡的道:“我主修的不是血脉之术,所以只会一点皮毛,远没有你那么精通。”

别说姜云了,就算是他的师祖南离子,血脉之术,也是不如吕丘子。

至于原因,姜云猜测,应该是自己的师父,没有太过在意血脉之术,所以传给师祖的也不全。

“我来这里,是为了提升实力而来!”

“用你们鼎外修士,来当我的试金石!”

吕丘子张了张嘴,有心想要讥讽两句,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道:“可以!”

姜云接着道:“除去你的血脉之术外,我还想要一种不受这里环境影响的血脉。”

“没有!”吕丘子毫不犹豫的道:“我共有三十六种血脉,全部是来自鼎外的各个种族。”

“而鼎外生灵,不管是哪个种族,生来就适应鼎外的环境。”

“至于可以适应任何环境的种族,我也没有见过。”

“要是有的话,我也不会在这里了!”

“再说,我看你的道身,不是能够适应这里的环境吗?”

姜云承认吕丘子说的有理。

鼎外生灵,的确是不需要特意去适应鼎外的环境。

至于自己有九具道身的事情,姜云也不准备告诉对方,只是伸出了手掌道:“那你就先交出血脉之术吧!”

吕丘子犹豫了一下,便伸手拍向自己的眉心,取出了一个光团,放到了姜云的手中。

反正,古不老都已经夺走了他的血脉之术,他也无所谓了。

姜云收起光团道:“现在,和我说说这里的情况。”

既然都已经将离开的希望寄托在姜云的身上了,那吕丘子自然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了。

这里,就被他们称之为鼎牢。

吕丘子被送进来的时候,这里大概有着一百多位鼎外修士。

也并非全部都是超脱,还有一半是半步超脱,甚至是本源境。

他们也不是同时进入这里,而是分批被送进来的。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聚集在一起,探讨着离开这里的方法。

但是经过多年的尝试之后,他们不得不放弃了。

后来,有一位修士因为寿元将尽,突然开始攻击其他人,想要换取生机,使得这里发生了一场大乱。

大乱导致了将近三分之一的修士死亡。

也就是那个时候,童天突然到来。

他不但以雷霆之势,终止了大乱,而且为每个修士的魂中添加了封印。

之后,他们就分散开了来。

除非是相交莫逆的,否则的话,都是有着各自的地盘划分。

未经同意,谁也不得进入其他人的地盘之中。

再后来,因为这里的鼎外气息和力量,都是有限制的,使得他们不但无法继续提升修为,而且甚至不敢随意动弹,尽可能的不去消耗力量,减少寿元。

“我们的生活,就是常年闭关,一边等待着鼎内修士的到来,一边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吕丘子的这最后一句话,听上去是颇为凄惨。

以至于凉墨和张太城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暗自庆幸,自己等人没有被送入这里。

姜云却是面无表情。

因为,所有鼎内生灵的生活命运,大抵也是如此!

而且,吕丘子好歹还有点希望。

可鼎内生灵,却几乎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哪怕成为超脱,最终也有可能走不出龙文赤鼎。

这时,凉墨忍不住问道:“鼎内不允许有超脱存在,那个古,能轻易的击败你们,他为什么能够待在鼎内?”

吕丘子看了凉墨一眼,并不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但还是给出了回答。

“具体原因,我们也不知道,但我们曾经讨论过,得出了一个结论。”

“古,有可能和我们一样,也是来自于鼎外!”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