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复活的荆棘鸟(1 / 1)

我仓皇失措的跑回家,大口大口的喘气,还没等我平静下来,就看见阳台上的两个人,亲密的搂在一起。

“洛宸,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都被姐姐发现了。”

“你放心,我会离婚的。”

“可是这样对姐姐不公平吧?”

“我们之间早就没有感情了,而且这么多年,我也看腻了受够了,她每天都是一成不变,这场婚姻,早就应该有所改变了。“

原来,他早就讨厌我了。

“夏洛宸!“

我忍不住的把包砸在了地上,冲到阳台对着两个人吼。

“你受够我了,老娘还受够你了呢!”

乔雪涵惊慌的回头,一看见是我,立刻缩在了夏洛宸的怀里,而夏洛宸却眸色不变。

“正好你回来了,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你签字吧。”

我发誓我真真切切的看见了一脸无辜躲在夏洛宸怀里的妹妹,正得意的朝着我笑,那笑容刺眼又嘲讽。

我感觉我脑子里嗡了一下,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你说你不喜欢自己的妻子抛头露面给别的男人看就应该在家里享福,我放弃了出国的机会,嫁给你做全职太太。”

“你有胃病,我每天钻研食谱每天凌晨去跟老太太去市场里抢最新鲜的食材给你食补,你工作太忙,我每天等你等到7;150838099433546半夜就怕你出事。”

“到头来你却嫌弃我人老珠黄,嫌弃我一成不变,出轨你还有理由,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

对,这几年来因为没有轰轰烈烈,我所有的改变以及为他付出的,对他来说全都是小事。

一些让他足以忽略不计的小事,一些让他根本感觉不到我的重要的小事。

“我也受够了,何必犯贱还对你抱了希望,要离,也是我离!”

我愤怒的冲到桌子旁边,抓起了笔。

可是看见“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的时候,泪水模糊了眼眶。

真的要签字吗?

这一签,就和夏洛宸没有任何关系。

恋爱八年,结婚三年,就这样一无所有了吗?

我舍不得。

拿着笔的手止不住的颤,我知道这一笔下去,我和夏洛宸之间就完蛋了,彻底的完蛋。

我扔了笔,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我就是犯贱,夏洛宸把离婚协议书扔在我面前的作践我,我还是爱他,还是放不下他!

我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逛了一个下午,最终还是到了出轨俱乐部的门口。

夏洛宸,你对我不仁,我就对你不义!

Alice并没有责怪我上午的逃跑,反而关心我的情况。

“人们都说,出轨没有一次两次,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只要迈过了那个坎,一切都自然了。”

我不由得想起了夏洛宸,他和乔雪涵,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

我握紧了拳头。

“我做!”

“今天下午有位先生看了您的资料,指明了要和您交往,您要不要去看看。”

我咬着牙点点头。

不就是出个轨么,他夏洛宸能,我也能,我还要找比他更好的。

我是在走廊遇到他的。

Alice说整个下午他都在这里等我,听说我来了,直接去走廊接我,带我去了顶楼的小花园。

我有些害怕他像上午的那个男人一样,一上来就进入主题,于是坐的离他远远的。

他也不生气,只是坐在对面的长椅上,双腿交叠,身姿挺拔。

我突然觉得他有些像年轻时候的夏洛宸。

他戴了一个火红色的面具,却一点也不突兀,衬托的优雅魅惑。

“你可以叫我荆棘先生。”

“啊?”我知道来这里的很多人都会用假的姓名或者称呼,可是怎么会有人起这个名字。

“我这个面具,是传说中的荆棘鸟。”

我突然愣了。

我一直很喜欢荆棘鸟,那是一种传说中的鸟,羽毛像燃烧的火焰般鲜艳而得名,它一生只唱一次歌。从离开巢开始,便执着不停地寻找荆棘树。当它如愿以偿时,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流着血泪放声歌唱,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殒,以身殉歌。

我觉得我对夏洛宸,就如荆棘鸟一般。

荆棘鸟没有具体的图像,所以我最开始并没有看出来,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他的面具精巧复杂,有着火红色的翅膀图案。

我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扎在夏洛宸身上死亡的荆棘鸟,似乎开始复苏了。

我的心动摇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